【作者文集】
【作者資料】
共計4239
 
花癡正傳
——好哭男人
  
在微刊上讀到一篇人生困境逆襲的勵志美文,是講女神作家嚴歌苓15歲的那年,身為部隊文工團舞蹈演員的她情竇初開,偷偷地愛上了一個年輕氣盛年長他許多的軍官。并勇敢地向其真誠表白自己的愛情,然而且遭到該軍官的嚴詞拒絕,并報告給領導。還當著眾人的面罵她,以展示其革命干部與小資情調水火不溶的道德品質。
在那個只播種革命接班人不談戀愛的年代,年僅15歲就瘋狂追求男人,這樣的行為必然是自討苦吃;被組織批斗,被眾人指點其道德敗壞。
她想過自殺,然而她發現并選擇了更好的傾訴憤懣方式——寫作;她把人性的冷漠和思想的禁錮,通過筆尖展現的淋漓盡致,她要通過文字來反抗這個時代給予她的痛楚!因而成就了現代中國最受人尊崇的杰出女作家。
于是我想到了同時代,跟我同住一個街區,同樣15歲求愛的懵懂少年衛華志的悲劇。“人性的冷漠、禁錮”給他卑微的人生烙上“淫瘋”“花癡”的惡名和社會的鄙視,人格尊嚴的踐踏。剝奪其上學讀書受教育的權力,致其一生頹廢落魄,雖然用生命報之于社會,但社會還之以唾棄,成為我悲觀人性丑陋的陰暗記憶。
15歲讀初二的衛華志向女同桌求愛,從寫情書到展示器官被同桌告發,被班主任老師揪上講臺批斗,被殺雞駭猴嚴肅班風。
不幸的是,該女同桌是公安派出所所長的獨生女、千金。這還了得?當時的E市沒有分區,中心派出所所長兼職市局副局長,權威了得!他算撞槍口上了。
在女同桌家長“嚴肅處理”的憤怒通諜下,校方下達責令停課請家長,觀其認罪態度和重新做人的實際行動,再酌情決定是記大過處分還是開除。
故事走向悲劇,總有它特定的原因;他老年得子的父親5年前已去世,年過6旬、靠菜市場外擺調料攤維持生計的母親,是個大字不識的文盲,從來不敢跨進校門半步,尤其攤上如此大事,只會哀聲嘆氣,因為她已盡力做個讓孩子吃飽穿暖的好母親。被學校老師和派出所片警在雜貨攤前當面指責“有人生,無人教”,也只能忍氣吞聲陪笑臉。
沒錯,出生決定格局;生在糧倉的耗子,跟出生在廁所的老鼠吃相和品味會一樣嗎?雖然當初老年得子是老天開恩賜福的大事;草根百姓的人生價值觀,不就是人活一世,圖個老有所依所養,兒女傳宗接代嘛。只可惜這個得寵于菜市場、人見人愛鬼靈精淘氣的寶貝疙瘩,最終被菜市場的老嫂子們玩兒壞了。她們習慣揪著小可愛的雀雀說葷話:“老子好色兒風流!看這不一般的大本錢,長大又一個好色鬼,禍害百家媳婦大姑娘的害人精!”
“揪一把,吃一個!快快長,長大了,喂媳婦!”抓一把褲襠小鳥往孩子嘴里塞,是這些葷話當兒歌唱的農婦村嫂,跟衩襠褲小可愛男孩親呢的習慣。
有無聊阿姨會使壞、惡搞,慫恿他搓雀雀玩兒:“癢吆?好玩吆?沒事就搓著玩兒,你爸爸就是么玩出的你……”
當寵物狗般散養在菜市場,長大到5、6歲,這摸呵揑呵揪的,讓天資聰明敏感的衛華志過早體驗器官“鉆心癢”的刺激,從小學會了自娛自樂地把玩。習慣變自慰,心智成長跟不上生理發育的速度,羞恥心淡漠,才在人生第一次異性追求中表現得如此粗魯荒謬惹大禍。
被停課反省,并不具備思考反省自重自尊的能力、更談不素質教養的衛華志,他只感覺到委屈憤怒無名火大。但沒有被憎惡、被拋棄、丟人現眼的精神痛苦,反而有因禍得福的爽快與輕松,不用上學,如同脫韁野馬,成天自由自在地滿世界瞎晃悠,沒事人一樣該吃的吃,該睡時睡。只是沒忘夜深人靜時翻墻返校,將學校辦公樓但凡上鎖的鎖眼統統用秒秒膠塞牙簽頭堵死,包括衛生間。他把不計后果的惡搞泄憤作為生活的樂趣,想到做到。
因為窮,家里沒有電視機,有個雄貓牌收音機,只能擺在雜貨攤上撐門面吸引顧客,這是他老爸在世時追求現代化的做派。每每晚上7點,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的片頭音樂響起,衛華志只能扒別人家窗臺蹭電視。但現如今他發現最好看的節目是在沿江公園的夜晚,在那神秘莫測的夜幕下,成雙成對的男女在花叢、樹林、草地、假山巨石背陰處,上演著世間最動人心魄的食色男女真人秀;他和她們親親我我摟摟抱抱上下其手,情到濃時寬衣解帶光身子肉搏,哼哼嘰嘰長嘆短噓似痛苦似快樂……
干嘛啦這是?好奇害死貓!經他長期探險,偷窺得明白這男歡女愛只能做不能說的秘密勾當……
一個桀驁不訓精力過剩、尋求作死發泄不知輕重的野孩子,他羨慕嫉妒恨的表達方式就是;用彈弓專瞄準白凈耀眼的屁股蛋,穩準狠地一發就聽到一聲“哎喲”的慘叫。裝聯防巡夜隊員用手電直射消魂嘿咻男女,粗門大嗓地怒呵:“干什么呢!”讓野戰的情侶魂飛魄散來不及提褲子,落荒而逃。
最缺德的是用釣魚竿偷走男女的褲子裙子,特別是遮羞的內衣褲,再高聲大喊警察來了……
照×一泡屎,大家都搞不成。他將這些裙啦褲的戰利品展示在家把玩,起碼快樂三天!
悟得快樂真諦的他大白天宅家睡覺,夜黑天高時分幽靈般尋覓在延綿數公里的沿江公園,河堤沙灘。但凡有男女談情說愛的隱秘地兒,尤其情到深處性難禁的時刻,每每遭遇他別出心裁的惡搞,鬧得江城紅塵險惡,哀嚎浪漫無寧處!而且啞巴吃黃蓮,投訴無門。
一個常在暗黑中扮小鬼嚇人的人,總有一天會遇上嚇瘋自己的大鬼。
小鬼遇大鬼那個初秋月明的夜晚,他吹著口哨,手舞金箍棒(釣魚竿)晃悠在公園的林蔭深處。瞄準了一對男女牽手走進了竹林中的大熊貓石雕群隱秘處,那兒是個風流福地,有時可藏幾對男女同時嗨咻,止起彼伏互不嫌棄干擾,也是搗蛋鬼衛華志特別關照的地方。
衛華志沒停留,只是仰頭朝月亮壞笑,學孫悟空在心里說:“月亮老兒給我瞧好了,等會有你笑掉牙的好戲看!”他只崇拜鬼怪精靈都不怕的孫悟空。
他溜了一圈,憑經驗估摸該摟在一起干好事的時刻了,于是悄無聲息地靠近有哼嘰聲傳出的獵物,剛伸頭,就被暗處的一只大手薅住了頭發,把他按倒在草地,那個女的一把奪走了釣竿,壓低嗓子問:“上個星期五是不是你小子在這兒偷走了黑色裙褲和黑蕾絲花邊三角褲?還忽悠警察來了?”
男聲咬牙切齒地威脅:“給我老實交代,有人看見是你小子禍害人。你敢不承認道歉,看老子今天不一板磚砸爛你狗頭!”
衛華志知道遇上了尋仇的人,這令人膽寒的狠勁出乎他意外,他可從來沒遇到過這等倒霉事,像電視劇里的黑幫殺手。
好漢不吃眼前虧,用知錯就改的坦誠連聲求饒:“我錯了大哥,我想起來你們的什么花邊褲放在哪,你放我馬上拿來還給你們……”
沒等他把話說完,就聽到那女的怒罵“害人精!我發誓要找到你……”
說著,有不止一個壯漢不由分說地,像剮蛤蟆,連扯帶撕地扒光了他的褲子和衣服。揪頭發的男人憤怒地將他的衣褲撕個粉碎,還不解恨地將碎片抓起來拋進了荷花池。
女的則一邊高聲大喊:“抓流氓呵!看這個變態流氓光身子調戲婦女呵……”一邊用釣魚竿劈頭蓋腦地猛抽一絲不掛的衛華志。
這幾個尋仇報復的男女一陣吆喝:流氓,淫瘋,花癡,召來一大群看熱鬧的人,一頓好打……
嚇懵的衛華志能接受被報復暗算,但吃驚這些尋仇的成年人內心有這么陰狠歹毒!他越聲辨叫喊,辱罵毒打越狠。他明白求饒喊冤是白費勁,因為害他的人都已離開,沒人知道他不是故意裸體耍流氓的真相。于是再也不吭聲,抱定一死的決心。
“把這個小流氓扭送派出所!”
“敢裸體耍流氓,就讓他裸體游街示眾……”
圍觀的人個個成了天怒人怨的道德衛士,有一莫名憤怒的中年女人,怨婦般地抓起他的雙鞋,邊罵邊劈頭蓋臉、左右開弓、不停歇地猛抽,不明真相的人們以為她就是被其強奸的受害者!
聞聲而至的圍觀者將其一路圍打,攆瘋狗般趕至兩條街外的中心派出所。不用審判,所長大筆一揮,直接將這劣跡斑斑屢教不改的小流氓送少年勞教所,強制勞動教養3年。
3年后的他已長成了1米7的大男人,但世人看到的是一個弓腰扛背邋遢萎靡,大鼻子泛紅,瞇縫眼,神情猥瑣、人們印象中的神經病。跟桀驁不馴,年少輕狂,瘋狗似的到處亂串的調皮搗蛋鬼衛華志判若兩人。成天葛優癱在路邊的公用鐵椅上,昏昏庸庸呆呆笨笨不吭聲,只有小眼睛不閑著,盡往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婦身上嘀溜,一付恬不知恥不管不顧、令女人感覺被看穿褲衩的那種笑,淫笑?!雖然有明白人為其說公道話:“自己心術不正,看誰都骯臟。”但護花使者們巨有劃不來、虧得慌的莫名惱怒乃至憎恨!名字也由衛華志變成了“喂花癡”。花癡即現代醫學稱為情感性精神分裂的病人,被世人像對待流浪賴皮狗般的嫌棄與厭惡,成了江城人教育嚇唬孩子的反面教材;“再哭,小心把喂花癡招來!”。
N年后再被我關注,是因為一個遭老公劈腿想不開尋死的青年婦女跳江,一直在旁觀察的他奮力相救,在湍急的江水中,拼盡全力將被喚醒求生欲望的輕身女推上岸,但無力自救身亡。
當時聞聲跑到現場的人并不少,但任憑被救的女人哭喊救人,還是沒人響應伸出援手拉他一把,因為他們看清了水中人是“喂花癡”。無力回報的被救女青年眼睜睜地看著恩人被江水吞沒,萬箭穿心,疼到欲哭無淚。因為看熱鬧的人堆里有人冷嘲熱諷地總結呈詞:“這次終于為了女人自食其果送了命,真是老天有眼為民除了害!”
驚魂未定的被救女青年第一時間即反駁申明“喂花癡”是在舍己救人做好事!
她瘋了似地對著人群喊:“你們不能這樣冤枉好人!也不是你們所想的…為了女人…雖然…但跟自己根本不認識…沒任何關系!他是在舍身救人……”
有人反唇相譏:“喂花癡是好人?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吃瓜群眾哄笑噓聲一片,連接警趕至現場的中年警察也滿臉曖昧;竊賊從來不承認自己偷,何況偷腥鬧出人命的淫婦?
現代人相聚,最上心的話題莫非不賭即嫖,凡姿色美女有事,不往失足女上想的有幾人?
水里逃命的美女不想葬身唾沫死得更慘,于是趁夜黑人亂,悄聲匿跡。
于是,幾乎是頃刻,坊間爆炸性情色段子滿天飛;妻子為報復劈腿渣男老公,趁黑跑到江邊尋歡報復,饑不擇食獻身“喂花癡”。那一個干柴烈火蜂狂蝶亂翻云覆雨!只可惜樂極生悲一個雙人翻,落在了長江,本意是演繹苦命真人版戲水鴛鴦,但老天爺看不下去不干了,讓美女爬上岸哭喪,將全民禍害沉江底喂了魚,也算不枉變人一場作貢獻。
也有略顯仁慈的傳聞:想女人想瘋了的花癡,其實是個一輩子沾不到女人腥的處男,這次為美女送命也算死得值了,實現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的人生追求!
本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
北京pk10平台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