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集】
【作者資料】
共計2195
 
可笑“適度腐敗”說(shui)
——帶雨的云
《帶雨的云七十年感懷短文700篇》
第628篇 可笑“適度腐敗”說(shui)
  
可笑適度腐敗說,號召對腐敗理解;
謊稱反腐沒條件,適度腐敗創和諧。
花言巧語黔驢技,千千萬萬信不得;
一旦腐敗合法化,鐵打江山霎時滅。
  
可惱適度腐敗說,百姓痛恨貪官悅;
老鼠偷去吃的了,還表彰它促消費。
人人喊打鼠過街,天經地義人聲沸;
居然打壓捕鼠者,百姓嘆謂天太黑。
  
可氣適度腐敗說,原來是為貪腐者;
妖魔鬼怪與污吏,貪狼餓虎真喜悅。
沐猴而冠弄是非,百姓日子難熬也;
離鄉背井遠遠去,一步三嘆淚惜別。
  
有一些怪怪的、令人吃驚的聲音在盤桓,不僅小道,也有堂而皇之的媒體。比如:“中國徹底根治腐敗的條件目前不具備”,“希望民眾對腐敗理解”,“中國應當允許適度腐敗”……如此超乎常態的玩意豈能不令人吃驚、氣憤,誰能心平氣和、心曠神怡呢!
那怪腔怪調引來一聲“霹靂”,炸了,罵聲四起、平地風波。有諷刺挖苦的,有調侃打趣的,更有義正詞嚴把它叫做謬論詭辯、荒謬絕倫的,還有罵它與臭名昭著的“腐敗是經濟發展不可缺少的潤滑劑”的,抖落暴曬腐敗能“拉動內需、促進經濟增長、提升JDP”的,譏諷調侃“腐敗可以加速發展國民經濟”等是如出一轍、換湯不換藥的。
不理解媒體為什么要放出這種聲音,打算立法或者入綱入章嗎,嘿嘿,或者是出于心疼貪腐者所以千方百計的為其尋找合理化的說詞嗎?人哪能知道虎狼之心,難知其居心何在。經琢磨才稍稍破解。該罵。
試設想,此說一旦占了上風,他們能說了算,且立了法,世界豈不會變得更加的霸道、無道、邪門歪道、沒有人性,道德與人性豈不徹底沉淪泯滅。
什么“條件目前不具備”哦,什么“要對腐敗理解”哦,什么“允許適度腐敗”哦,什么“潤滑劑”哦,全胡說八道,照此實行豈不“潤”得滑進超腐敗世界。理想的共產主義光鮮招牌豈不徹底丟失,被湮沒在四水茫茫中,被埋葬在廣褒無垠的黃土地里,“萬歲萬萬歲”不成了。
進一步琢磨,更令人提心吊膽,此說一旦成為高層的共識,進了綱入了章,貪腐者們豈不變成了有功之臣,成了英雄、模范、標兵、先進、版樣,豈不更加互相學習、攀比、模仿、創新,豈不你追我趕,豈不越發的似虎如狼,那時候還能指望“共產主義理想”,能有共產的設想嗎?
狼子野心、居心叵測呵,不知其目的、動機究竟是什么,他們自己的花花腸子里一定明白。至于客觀上嘛,當然成為了縱容、助長、發揚貪腐,使貪腐永遠不倒,立于不敗之地。
又猜想,或是在反貪腐的一片呼聲中,怕斷了貪腐之路,怕上司、親屬、哥們,或者小舅子、小姨子們的貪腐被拆穿受懲罰,于是便挖空心思的創造貪腐無罪、貪腐有功,甚至是適度貪腐可以“潤滑”,可以“提升”,可以“加速”經濟建設的胡說八道謬理。
且拿教育孩子打比方。哪個父母不希望孩子向上,孩子不求上進無可奈何,不得不寬容而已,決不會為找個可以不求上進的理由吧。比如開家長會啞口無言,不會對老師說,“孩子上進的條件還不具備”的混賬話,不會說“希望老師理解”的糊涂論調,不會要求“容許適度的不求上進”,更不會說“不上進是不可缺少的潤滑劑”吧。嘿嘿,貪腐的官員還不如兒子,所以就對他們如此放縱呵。
有個歷史故事:晉靈公生性殘暴,一次廚師送上的熊掌燉得不透就當場處死。良臣的力諫晉靈公裝聾賣啞,數次后才敷衍說,知道了。
臣們太快就“理解”“寬容”“諒解”,安慰說:“誰沒過錯呢?能改就好,就是好國君”。晉靈公殘暴依然,于是終于被人殺死。慘痛的教訓呵,是“理解”“寬容”害了他,就因為太被“理解”“寬容”“諒解”所以一命嗚呼。
還有個故事。一越國人弄回一只貓,可貓也捕雞,家中的雞所剩無幾,兒子氣得把貓殺了,于是老鼠賊性不改,重新橫行霸道。為了吃雞而本末倒置,把貓殺了。傳播“允許適度貪腐”的媒體人不會是那兒子的居心,為了吃雞而寧愿殺貓保鼠吧。
竟然有人為貪腐者評功擺好,說他們的貢獻大,他們的高消費才活躍了市場、促進了經濟、提高了GDP。傻帽哦,庫銀和民脂民膏被貪了還有功勞,完全是本末倒置、胡說八道,堵截了貪腐,人民富裕了豈不更能活躍市場,促進經濟。
即便貪腐者確實利用刮得的民脂民膏高消費有功勞,也不能大張旗鼓的宣傳呵,這宣傳官員們難道腦子進了水,老話說“名不正言不順”,我們如此一泱泱大國大國,怎能作如此名不正言不順的宣傳呢。
有人對普世價值的人權觀念那般冷漠,卻對世人共同鄙視的貪腐卻情有獨鐘,似乎巴不得對腐敗的容忍成為普世價值。可惡呵。人無完人、金無足赤是安慰與鼓勵,千萬不能成為縱容貪腐的借口。
可恨適度腐敗說,反對要把鼠消滅;
褒獎老鼠功勞大,匪夷所思難理解。
養貪如同是養鼠,吃的被盜衣被毀;
顛倒是非新理念,贊揚盜賊高消費。
  
可悲適度腐敗說,是為理想挖葬穴;
碉堡最易從里破,腐敗正在埋地雷。
適度腐敗的新說,害國害民害黨業;
哪天轟隆一聲響,再也難保萬萬歲。
  
可怕適度腐敗說,教唆人勝貪腐罪;
祖上那個大胡子,也被你把臉抹黑。
氣得胡子四處飛,共產理想被破滅;
死揪住你不肯放,要把主義名聲賠。
  
  
  
《帶雨的云七十年感懷短文700篇》
http://blog.sina.com.cn/dydyabc
  
  
  
  
 
本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
北京pk10平台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