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計1201字>
 
夏天的雨
——冰壺秋月
  
  
早上的窗外,格外陰沉。地面水汪汪的,樹上濕漉漉的。仿佛昨天的那場疾風驟雨沒有走遠,還在半空中待命。我以為,只有夏天的雨才算及時雨。這不,經它一夜的功夫,那炎熱難耐的酷暑,轉眼就消失殆盡了。涼風吹來,好不宜人。我想到了一個地方,到那兒去賞雨定會別有意境。
  
過了鐵路,便是臨江大道。翻過大堤就是綠化帶江灘公園了。公園內,修建著兩條筆直平坦的與江平行的大道。好似這景區的動脈。將大量的風景定格在兩條動脈之間。
  
第一條是緊挨堤腳的黑色瀝青道路,幾凈寬敞,沿江而行。再往開去約一百五十米遠處,挨近長江的另一條道路,明亮而悠長,路面鋪著菱形的麻面大理石。路旁(靠江),間或生長著柳樹、樟樹。此時,樹木各自耷垂著,沒有動靜。左旁,那低矮硬軋植物,被修理的平平整整,杵在那里。仿佛剛剛經受了狂風暴雨的洗禮,已經精疲力盡、動彈不得了。那一地的黃葉來自柳樹。樟樹正值青春期,少有紅葉落地。卻也潑灑了一地的“豌豆米”。不時會被踩在腳下,發出啪嚓聲,讓人有“糟蹋食物”感覺,不忍下腳。引橋底下沒有留下暴雨的痕跡,幾位爹爹婆婆正在探討舞步。引橋邊下,一顆樟樹的旁枝向右翻轉,露出樹葉灰白色的背面,仿佛訴說著昨天的遭遇。再右邊下去是江灘,成片的柳樹被江水淹沒至腰身。浪花拍打著路基,枯枝敗葉忽上忽下,漂浮其間。
  
抬頭望去,烏云滾滾。有三只大雁一字型前飛,眨眼它們就消失在云層。樹下的雜草叢中,有幾只灰褐色的小鳥在啄食。它們每向前啄一嘴,趕緊往后跳一步,處處謹慎提防。偶爾底空飛躍,顯出幾分笨拙。稍不留意,它們就鉆進草叢、消失在視線里。片刻,我聽到了幾聲“雨咕咕”的叫聲,莫非是它們——剛才的笨鳥?
  
又下起了小雨。天空明亮多了。
  
柳樹巔上,那細條高枝彎成了弧形。一只麻雀迎風冒雨站在弧線上,不停的振動翅膀。它反復變換角度振動不止。好像說:“下吧下吧,誰怕誰呀”。儼然一副“試看天下誰能敵”的英雄氣慨。想必它身上不會留下一丁點的雨水。人家多有能耐啊,能不驕傲嗎?
  
遠處,我看見了戴著神秘面紗的合歡花。毛茸茸的,有幾分羞澀。我向來以為,合歡花如同蒲公英一樣,最是弱不禁風的了。卻不知它如何躲過了一劫,傲然挺立,分外妖嬈。看來,萬物自由它生存的秘訣,用不著凡人擔心。
  
曲徑幽幽。一邊的大葉植被高過人頭。濕漉漉、顫巍巍的,恍若列隊歡迎的人群,站在規定的安全線內,擠擠挨挨,意欲觀探。倒是另一邊的灌木松松散散,高高大大,茂密的枝葉將上空覆蓋。一層陰云飄過,小徑更顯陰森,令人膽寒。好在荷塘邊傳來了賞花人的歡聲笑語,我立馬膽回于身,來到小橋。小橋邊的涼亭里傳來了悠悠琴聲,凄清委婉,裊裊綿長。
  
啊,夏天的雨,想說不愛你也不容易!
  
你給大地帶來了甘露,你給植物帶來了生機,你給城市帶來了清涼,你給人們帶來了舒爽......
  
  
 
本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
 
 
北京pk10平台投注